查看: 3740|回复: 4

【郑乾元小说】离婚

[复制链接]

中级会员

Rank: 10Rank: 10

UID
6980
经验
2911 点
金钱
2815 ¥
威望
2 点
在线时间
1014 小时
注册时间
2007-12-24
发表于 2013-2-21 06:1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欢迎访问googoo走遍天涯! 河南省最大的户外专业平台, 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户外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户外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乱世佳人 于 2013-2-21 06:26 编辑

为了明天的太阳
郑乾元
    程清林被一阵敲门声惊醒,他拉亮灯,看一下手机,五点了。街上碾过辘辘的车辆声,走过杂沓的脚步声,还夹杂有乱糟糟的说话声。天明初四,鹿鸣镇逢集也逢会,热闹,是做生意的好日子。
    程清林拉开门,门前站着前妻钟美歌。他没有让她进的意思。钟美歌挤着要进,程清林只得让开。钟美歌进去后,说:“我想好了,我要离开这里。”
    程清林不提防她这样做,也不知道他为啥这样做,有些不可理解,想想,说:“可以啊!”
    钟美歌没有立马走,眼睛在屋子里逡巡一遍,最后落在程清林脸上,好像不认识似的打量程清林。程清林觉得她的眼光就是刀子,一刀一刀地刮在程清林的身上,感到冷且疼!程清林转念一想,我没有撵你啊,是你自己要走的啊!程清林就表现出一幅很无辜的样子。
   钟美歌以为,不管怎么说也是夫妻一场啊,我要走了你至少得挽留一番吧!咋就这样绝情寡义啊?钟美歌剜了程清林一眼,出来,回到她住的屋里。程清林站在门口看着她,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。一会儿,钟美歌抱住她的二儿子小阳出来了。小阳还在睡觉,钟美歌抱得严严实实的。秋末的早上,冷。程清林过去把大门打开,让钟美歌出去。钟美歌跨出大门的一刹那,迟疑了片刻。天要亮了,集市上已经热闹起来。卖胡辣汤的、卖火烧的、卖包子的都生着火了,火苗旺旺地燃烧着。在这个时候,如果程清林说不让她走了,她就会回过头来。可是程清林没有挽留的意思,好像是希望她快点走。
    “记着喊小旭上学!”钟美歌抛下这句话,狠狠心,一脚迈到大街上。
   程清林哐嗵一声关上了大铁门,脆脆的响声,让钟美歌心头轰然一震,好像自己是一件物品,被扔出去了。她回头看,大铁门已经关上了,好像在嘲笑她。她心里掠过一阵酸楚!
   程清林站在院子里,仰脸看看天,天马上要亮了。他叹了口气,如果不是离婚的话,如果钟美歌不走,这时候就也起床了,洗洗脸,做些杂活,然后开始做早饭。吃罢早饭就开始把水果摆出去。她是个勤快的女人,是个能吃苦的女人!可是——世界上没有可是。他到大儿子小旭屋里看看,小旭还在酣睡,或许是热的缘故,被子角落在地上。他把被子撩起来,给小旭盖上。想到今后就要和小旭在一起过日子时,心里又涌起一股酸楚来。给小旭盖好被子,回到他的屋子里,仰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发了一阵子呆。
    六点钟喊小旭起床。小旭睁开眼看看,翻个身又睡了。“该上学了!”程清林推他了一下。
    小旭很不耐烦地说:“知道了!”
    程清林说:“起来起来,不然又迟到了!”程清林把被子拉开一些。小旭又盖上。以往喊小旭上学都是钟美歌的事情,现在钟美歌走了,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他的肩上了。他愣怔一会儿,在小旭屁股上拍一下说:“还睡懒觉,迟到了老师还批评你,让你站门口!”
这话还起作用。小旭成绩不好,被罚站多次了,小旭坐起来,揉揉眼说:“我妈呢?”
“你妈进城去有事。”程清林不能告诉他钟美歌已经走了。
     看着小旭洗罢脸,背上书包去学校。程清林也不能再睡了,打开店门。他开的是水果店。他把水果都摆放在店门前,然后去老王那里买了一碗胡辣汤。老王也认识钟美歌,老王说:“你家美歌一大早干啥去了?”
    程清林说:“进货去了。”
    老王说:“进货还抱住孩子啊。”
    他老伴儿瞪他,说:“不抱住孩子咋办?”
   程清林什么也没有说,掂了胡辣汤回到店里去。
    中学是七点下早自习。小旭回来后,程清林给小旭钱,让他去买饭吃。
    程清林父亲骑着电动车来了,父亲四处看看,站在门口,说:“听说美歌走了?”
    程清林不知道父亲咋知道这么快,有些难堪。真是好事不出名,坏事传千里啊。父亲干脆地说:“杨斤来那孩子也跑了,都说他们俩私奔了。”
    程清林愣愣的,不明白父亲的意思。父亲说:“昨天晚上杨斤来跑了。咱全村人都知道钟美歌和杨斤来私奔了,这已经不是秘密了!”父亲把烟头扔掉,说:“私奔就私奔吧。我的意思是,既然她走了,你要做好生意,待好儿子。”
   程清林这才明白钟美歌为啥要走,原来两个奸夫淫妇商量好的了。走就走吧,不知道后悔!
   爹说:“想开些,让她们跑吧,有她后悔的时候。”父亲还要说些啥,回头看见孙子掂了包子和胡辣汤在后面站。他赶忙拿出钱给孙子。孙子说:“你们说什么?我妈她——”
    程清林赶忙把儿子向一边拉,说:“吃饭去,吃了赶紧上学。”
   小旭去一边了。这时有人来买东西,父亲也不便再说什么,想和小旭帮忙,又不知道价钱,干着急帮不上忙,只好干站着。后来,父亲要走,秋地腾出来了,该送粪了。
      清闲下来的时候,程清林站在门口,看着大街。他家不是鹿鸣镇的,是颍河边柳树村的。几年前他和妻子钟美歌来这里做生意,后来生意逐渐做大,在这里买下地皮盖了房子。钟美歌的父亲是做生意的,她从小跟着父亲南里北里跑,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习惯。说话快人快语,干事风风火火。在家里是钟美歌说了算。程清林生性懦弱,不会大腔大口地说话,像个大闺女,其实还不如闺女家,现在的闺女家多半是杨排风式的。程清林也乐意被钟美歌呼来喝去,乖巧得像个小朋友。
    程清林有个好朋友叫杨斤来。杨斤来瘦得就是一根枯树枝,看着要折断了,可是风吹雨淋后,柔韧得很,折叠自如,弯曲自由。杨斤来家里也没有什么经济收入,就靠种地为生。杨斤来又不爱下力干活。家里地里活全凭媳妇一个人干。他却总是衣服光鲜,经常和一些所谓的光棍们进饭店,吆五喝六,人五人六。凭着这些,杨斤来也成为方圆左近的人物。他曾经和别人合伙盗过墓,没有盗到财宝,墓塌了,砸死一个人。赔偿死者他又没有钱,他就借,往往程清林这里是他最大的借债之地。有人说他在外面欠债十万,也有人说二十万。反正是欠债不少,欠债多了,也就不害怕了,反而成为一种自豪。 程清林有些讨厌他,却又不想得罪他。钟美歌认为这才是大男人的风格!
   那天程清林去他姨家赶会,要中午时,程清林肚疼。姨要他去村卫生所看看医生。他非要回鹿鸣镇,他平常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是去镇上的卫生所。姨家和鹿鸣镇相距二里地,也就是打个喷嚏的功夫。程清林回到鹿鸣镇肚子就不疼了,心疼了!店门开着,里面没有人。他到屋里,发现杨斤来正和钟美歌在快活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未完,待续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中级会员

Rank: 10Rank: 10

UID
6980
经验
2911 点
金钱
2815 ¥
威望
2 点
在线时间
1014 小时
注册时间
2007-12-2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2-21 06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乱世佳人 于 2013-2-21 06:31 编辑


    程清林不是武大郎,杨斤来也不是西门庆。相反,程清林长得还是一表人才。杨斤来瘦得就是一根枯树枝,看着要折断了,可是风吹雨淋后,柔韧得很,折叠自如,弯曲自由。杨斤来家里还很穷,两个孩子,就靠他媳妇赵甜甜一个人种地过日子。钟美歌看上杨斤来什么?说是开出租车,其实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挣一个想吃两个。除了一张嘴皮子,一肚子花花肠子,再也没有什么了!
    程清林的二儿子小阳三岁了,长得和大儿子小旭没有一处相仿的地方,也没有一点程清林的因素。关于这个中原因,人们早有议论:不管怎样测量,都是杨斤来的种。程清林曾经想去做亲子鉴定,他老爹说:“如果不是你的儿子咋办?离婚?离婚你就不丢人了?如果是你的孩子咋办?不是向自己头上铲屎?”程清林听从了老爹的金玉良言,肚量大过弥勒佛佛,不再追问这件事。
    后来钟美歌主动提出离婚。
    离就离吧,程清林也有这个想法。两个人就离婚了。
    家里的房子归程清林。他们后来在鹿鸣镇做生意,在鹿鸣镇买了地皮,盖了房子,扯了院子。大儿子小旭在鹿鸣镇中学上学,跟了程清林。小儿子小阳跟了钟美歌。这里的房子算是钟美歌的。这里的生意是钟美歌和程清林共同打天下时的根据地,谁都不想放弃。经过协商,程清林还住在这里,钟美歌也住在这里,还共同做生意,只不过是由过去的夫妻关系,改为股份制关系。四口人在一个院子里住,钟美歌做饭供应两个儿子吃。程清林自己做饭吃。
   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时,没有顾客,程清林拉了把椅子坐门口。阳光也暖融融的。程清林眼睛有些迷离。一阵手机铃声把他惊醒。小旭班主任要他马上去学校。小旭学习不好,总是不能按时完成作业,总是请家长,以往都是钟美歌去。他也希望儿子能学习好,可是儿子学不好,他也没有办法。他不想去,说:“我不管,中午别让他回来吃饭。”
    老师说这次不是没有完成作业,把别人鼻子打流血了。程清林睡意立刻全消,想去学校又没有人看门。隔壁是卖种子的,他让卖种子的过来看着门,他去了学校。
     小旭打的是杨斤来的儿子。杨斤来的媳妇赵甜甜也来了,一脸的忧郁。班主任让程清林把医药费拿出来,三块钱。回去后好好管教管教儿子,以后不许再打架。
    程清林才不在乎三块钱呢。别说三块钱,就是三十,三百也拿得起!他嘴角掠过一丝笑意,埋怨儿子咋不下手再狠些。他故意买能说:“不好好学习,看我回家不揍你!”
   小旭仰起头,小拳头握得紧紧的,说:“谁让他爸拐跑我妈,我就是要揍他!”程清林脸上有些挂不住,哦,看来这事全世界都知道了。
班主任接过钱要给赵甜甜。赵甜甜生气地说:“我不稀罕!”她对程清林儿子说:“我告诉你,以后不许再打我儿子!”
程清林儿子不服气地说:“只要我妈不回来,我还揍他!”
    赵甜甜说:“你只要敢再打我儿子,不客气!”
    程清林的儿子还要再说话,班主任说:“你咋这样?回家去好好反省去吧?”程清林的儿子还是怯班主任的,不再说话。
都是一个村的,程清林很了解赵甜甜,温柔柔的,从来没有和谁红过脸,吵过架,是人们公认的好女人。这天发怒了,发怒的好女人也是好看的。程清林不由得多看了这女人几眼,发现这女人有些憔悴,没有往日的清爽和迷人。程清林听说自从杨斤来走后,她哭了不知道多少次了。
赵甜甜走后,班主任说程清林,“你得管管你儿子。”
程清林不在乎地说:“行。”
    中午程清林炒了两个菜。多年来,程清林一直是在厨房忙碌,这让他养成了一把好厨子。小旭回来气哼哼的,程清林不知道怎么了。小旭把书包一扔,说:“我非杀了他不可!”
    程清林问:“怎么了?”
    小旭说:“我要杀杨斤来那个赖种!”
程清林明白了,说:“你打不过他,别惹他!”程清林把炒好的菜端上桌子,父子两个开始吃饭。程清林问:“有作业没有?”
“气死了,做啥作业?”
    程清林说:“这是大人的事,你不要搀和,要好好学习。不学习你老师又该请家长了。”
    小旭哼了一声,说:“老师也没什么本事,就会请家长。要不是老师,我非揍死那赖种。”
     小旭性情粗鲁,有许多钟美歌的基因。钟美歌当闺女时就是个不敢惹。那年钟美歌在她爹的经销店里卖东西,一个楞头小子买了一盒烟,没有给钱就走了。她爹不让撵,她不服气,硬是骑上自行车去撵。撵上那个人。那个人也是方圆有名的赖皮,他不承认没有给钱。钟美歌抓住他的衣领子,说:“扒了皮烧成灰我也认识你!”后来那个男孩子到底把钱拿出来了。
   下午没有客人来,也没有事做。程清林把躺椅搬出来,躺在上面,眯缝了眼睛。人世间许多事情就是奇怪。赵甜甜那么漂亮,德性又那么好,杨斤来偏偏不在乎,和钟美歌勾搭在一起。钟美歌呢,那么丑的一个人,还瘦,没有一点性感,杨斤来咋看上她了!爬上去不嫌咯的慌?     
   卖包子的过来了,说:“我给你介绍一个吧?”
    程清林还没有明白过来,愣愣地问:“什么?”
    “晚上暖脚的啊!以后天冷了,夜长了,没有人说话,没有人暖脚会中?”
    程清林便笑了,说:“都有电褥子。”
    卖包子的回头看看外面没有人,说:“电褥子比肉褥子暖和吗?”卖包子的村里有个女人离婚了,带了一个闺女,三岁了。卖包子的回头向外面看看,说:“你们见见面吧!”
   他不想现在就找,说:“停停吧。”
   卖包子的霸道地说:“见见面吧!”
    程清林笑笑,没有说话。
    “保管你满意!”卖包子的冲外面招招手,不知道从哪里就过来一个女人。有些黑,泛些红。很耐看。高高的,瘦瘦的。“你们说说话,啊,我忙着呢!”卖包子的借故走开了。
   程清林进到柜台里面,女人站在柜台外面,隔着柜台说话。如果有人来了,好掩人耳目。
   女人叫闫素平,前夫好喝酒,喝醉了就打她。她不能忍受,就离婚了。女儿断给了她,她说将来闺女不让程清林养活。程清林觉得好笑,不  就是养活一个闺女,我能养活不起?
闫素平很真诚地说:“我说的是真的。”
   程清林笑说:“那根本不是问题。咱们如果结婚了,我会当成亲闺女对待。不过,我觉得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再说吧。”
    闫素平不知道让她考虑什么,很是留恋地把屋子里看了个遍,说:“我来过这里。”
程清林说:“哦,来这里的人多了,我不记得。”
闫素平很无聊地在屋子里转转,不想走的样子。可是,程清林没有挽留的意思,闫素平只好离开了。停一下,程清林出来向大街上瞟了一眼,发现没有人注意这里,眼光又落在卖包子那里。闫素平和卖包子说了些什么,就走了。程清林想卖包子的会过来问问,可是卖包子的没有过来。
    晚上,程清林和小旭正吃饭,闫素平又来了。程清林觉得一头雾水,不知道来的目的,随随便便地问:“吃饭没有?”
闫素平拉过一把凳子坐下,很家常地说:“吃过了,你们吃吧。”
小旭看看闫素平,再看看程清林,把筷子放下,脸色变得很难看。程清林看出小旭对闫素平不欢迎,说:“你吃饭吧,吃过饭做作业去。”
    小旭这才重新拿起筷子,三口两口吃过饭,抹一下嘴离开了。
    闫素平说:“咱那个事你看——”
    程清林好笑起来,不知道她咋这么着急,说:“我还没有考虑啊!”
闫素平有些讨好地笑了。程清林发现她牙齿很白,很整齐。特别是笑的时候,格外有一种迷人的韵味。程清林心里咯噔震动了一下,就把对她的冷淡减少了几分。闫素平说:“我没事,来买东西,顺便过来看看。”她越是解释,程清林越发好笑,觉得这女人真逗。其实她什么东西也没买。反正也没事,程清林想和她聊聊。谈话中得知,闫素平姊妹三个,她排行老二,下面有个弟弟,在城里当保安。他们谈话的时候,小旭喊程清林,“爸,这道题咋做啊?”
   平常小旭是不问他题的,也不问钟美歌。程清林不知道小旭为啥问他题,很不耐烦地说:“明天问你老师去。”
     闫素平笑说:“学习一定很好吧?”
    程清林说:“好个屁!”
    程清林的粗话让闫素平认真地看了他一眼,说:“看得出你儿子是很优秀的,多听话的孩子。”
    小旭又喊他,他这才过去,说:“问啥题啊,我也不会。”儿子眼光向外面看看,神秘地说:“她干啥的?”
    程清林说:“哪个题?”
   小旭说:“她干啥的?今晚不走了?”
   程清林在儿子后脑勺上轻轻拍一下,说:“不是问题?”
   小旭撅起小嘴说:“这就是问题。我告诉你爸,你必须把她撵走!”
“别管这事!”程清林要走。小旭说:“你要和她结婚,我找我妈去!”
程清林毫不在意地说:“大人的事小孩子家别管!”
    程清林继续和闫素平说话。他给闫素平沏了一杯茶,铁观音。程清林想googoo走遍天涯,闫素平却不知道啥是铁观音,她娘家穷。婆家也不富裕,平常喝的都是白开水。她也听说过信阳毛尖,铁观音。不知道信阳毛尖和铁观音啥区别,只能付之一笑,也不再客气,端起一杯就喝起来。也没有喝出啥味道来,笑笑放茶几上。
    外面有了夜色。悄悄加深。里面的谈话时断时续,即使没有话可说时,气氛也很温馨。闫素平不说走,程清林也不想让她走。
“爸,来说题啊!”小旭大声叫道。
   闫素平看程清林,身子动动,好像她想去。程清林说:“别搭理他。”
    闫素平不知道原因,说:“你这样教育孩子可不对啊,儿子这么用心,你应该高兴才对啊。”
    程清林很是无奈地说:“别搭理他,自己不好好动动脑子,回来问家长,家长都会?”
   闫素平说:“要不,我看看吧?”
小旭过来,瞪着眼说:“爸,天黑了!”
    程清林知道儿子的意思,闫素平这时候也明白了,她还是不走,笑笑说:“听你爸说你是个聪明的孩子,哪个题不会,拿过来,让我看看。”
小旭气呼呼地说:“行了,你该走了!”
    女人的脸红了,火烧火燎的,站起来,要走的样子。程清林说:“别管她。”女人就又坐下。
“给我妈打电话!”小旭给钟美歌打电话,电话里传来:您拨打的用户已经关机。
    程清林很不乐意地看看小旭,小旭气哼哼地走了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中级会员

Rank: 10Rank: 10

UID
6980
经验
2911 点
金钱
2815 ¥
威望
2 点
在线时间
1014 小时
注册时间
2007-12-24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2-21 06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乱世佳人 于 2013-2-21 06:34 编辑


    晚上闫素平没有走。这一年多来,钟美歌总是不让程清林上,每次都要为这事磨嘴皮子,生气,好好一场事被搅得不欢而散。钟美歌公开说让他找小姐放去。后来他才知道钟美歌是有野草吃了。
    闫素平呢,看着不是很丰满,脱了衣服后才发现其实不瘦,软乎乎的。整个晚上把程清林侍候得从骨子向外冒舒服。程清林这晚上睡的特别香,一直睡到被手机铃响叫醒。
   学校老师打来的,问他小旭为啥没有上学去。他还以为天没有亮呢。看外面天光大亮,再看手机上的时间,八点多了。赶忙起床,去儿子屋里。推开门一看,哪里有人?
   他到学校,见到班主任老师。“今天早上就没有来。”班主任满脸狐疑,难道你就不知道?程清林这才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,他要去班里看看。班主任说:“我能骗你?那你去看吧!”他想想,是啊,班主任能骗我?“去哪里了?”
班主任生气地说:“你问我?我问谁?”
   他又像泄气的皮球一样,低了头就走。班主任喊道:“你干啥去?”
他站住,说:“找啊!”
    村子里有个网吧,其实也就是两三台电脑。小旭以前总去那里,钟美歌捉住他后让他跪砖头上,用三角带抽。他看不下去,不让抽。钟美歌眼睛冒火,说:“滚,我抽你!”他吓得打了个哆嗦,没有再阻拦。那次把小旭抽得休息了一周,后来他再也不敢去网吧了。
程清林还是放心不下,去网吧里。没有。他又回到门市部里。闫素平已经把店门打开,开始向外面搬东西。程清林没心情管这个,站在门口发呆。
   “找到没有?”闫素平过来,很关心地问。
    “找个屁啊!”程清林很烦。小旭学习不好,也没有给他挣回多少面子。但他还是爱他的儿子的,现在儿子找不到了,他心里开始不安起来。小旭没有不辞而别过啊。他想到了父母,小旭会不会去他们那里?转念又想,又不是星期天,小旭不会回家啊。还是问问吧。他拨通了父亲的手机。刚一开口,父亲就有些不客气地说:“我正要找你呢!”
    程清林迷迷糊糊的,不知道父亲找他干啥。父亲说:“我听说一个女的在你哪里?”
    程清林不好否认,不知道父亲怎么知道的。父亲说:“论说这事我不应该管。你也不能不管孩子啊!”
    他才知道小旭回老家了,说:“让他赶紧来上学吧,人家老师问呢。”
    父亲说:“他早上学去了啊!”
    “没有啊,人家老师问呢。”
     父亲更加生气了,说:“去哪里了?还不赶紧找?”
    程清林迟疑一会儿,父亲武断地挂了手机。他站在门口,东看看,西看看。闫素平听见他们父子说话了,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,坐在柜台里。
    一会儿父亲骑着电动车来了。
    程清林说:“还没找到。”
    父亲狠毒地看看闫素平,说:“你快点给我走!”闫素平求救地看程清林。程清林很无奈,却又不敢说挽留的话。闫素平就离开柜台,走了。
父亲跺着脚说:“孩子去哪里了?你啊几十人了,看看看看!”程清林犯了错误一样,低着头也不说话。父亲说:“他知道他妈去哪里不知道?”
程清林说:“我只告诉他去城里了。”
    父亲又说:“他知道他妈的手机不知道?”
    程清林说:“知道。”
    父亲说:“给钟美歌打电话,快。”父亲干脆自己拨打钟美歌的手机,传来的是:您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。
    两个人商量后决定进城去。父亲看门,程清林一个人进城去。村里有个人在城里开了个电脑门市部,叫智能科技。杨斤来经常到他那里。程  清林乘车到城里,找到智能科技。本来不好意思过去,想想,还是过去了。只有杨斤来一个人在玩游戏。
    张近来吃了一惊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程清林也不说话就向里面进。屋子里一览无余,没有别人。程清林又进到一个卧室里,也没有人。
“钟美歌呢?”
    杨斤来有些看不起他,冷笑说:“我怎么知道?”
    “你——”程清林想不到会是这样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    杨斤来继续玩游戏。
     程清林说:“我儿子呢?”
杨斤来很不高兴,说:“你儿子我怎么知道?哦对了,你儿子打我儿子,你要好好管教管教啊。他要是再打我儿子,可不客气了。”
程清林什么也没有说,又不忍心走开,不相信钟美歌会不在这里。他又给开电脑那个老乡打电话,老乡,老乡在外面忙,说钟美歌就是没有来。程俊峰感到泄气。他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找,逢网吧就进。一直找到傍晚,也没有找到。看看天要黑了,他也不走,躲在附近盯着智能科技的门口。杨斤来一直没有出门。天黑后程清林还是不舍得走,躲在附近观察。一直到晚上,杨斤来和那个老乡出去吃了饭,又回来了。程清林终于死心了,他拦了一辆出租车,回了鹿鸣镇。
    第二天天没亮,程清林骑着电动车就进城了。把车子存在一个朋友那里,继续找儿子。还是见网吧就进,仍然没有碰见儿子。中午,肚子里咕咕叫了几声,他知道是饿了,没有找到孩子他吃不下去饭,只是在书店门口的台阶上坐着喘喘气。
    下午两点多,接了父亲的电话,问找到孩子没有。他回答没有。程清林的手机又响了,陌生号码,他不想接,想想还是接了。警察打来的,他儿子小旭被人打了,在医院里。
    他赶到医院,小旭已经被打上吊瓶。他小旭进城后要找钟美歌,又不知道钟美歌在哪里,就在大街上溜达了半天,。晚上去了网吧,在网吧里过了夜。今天上午他实在太饿了,到街上买火烧,碰到杨斤来。他扑上去抓住杨斤来的衣服厮打起来。
杨斤来开始时没有想到要打他。他抓住杨斤来的胳膊咬了一口。杨斤来被激怒了,狠狠揍了他一顿,还跺了他。这件事刚好被巡逻的民警碰见。
    经过医生检查,肋骨断了一根,轻伤。杨斤来被拘留了。
    钟美歌是第二天早上赶来的,看了小旭的伤情,对程清林吼道:“要你这爹干啥的?把孩子打死没有?”
程清林也是一肚子火气,但他是个不善言谈的人,憋得满脸通红却说不出话来。这事都怪我吗?还不是你学不要脸惹来的祸!钟美歌说:“你看好孩子!”她出了医院,直奔拘留所,找到杨斤来,指着他鼻子大骂:“你要付出代价的!”
杨斤来狠狠地说:“这是白天,要是晚上,我把他扔到河里为王八去!一个吊毛孩子!” 钟美歌不知道杨斤来这是真话,还是吓唬她,她也是个暴躁脾气,说:“你,你太过分了!”
    钟美歌扭头出了拘留所。回到医院,儿子还在打吊针,药水要打完了,钟美歌还像过去一样没好气地命令程清林,“喊大夫来换药!”墙上有开关,程清林告诉他不用喊,只用摁一下开关,就可以了。
     病房里没有空床。晚上,程清林说:“你和孩子睡床上吧。”程清林向外面走去。大厅里有躺椅,他坐在躺椅上。拿出烟,抽了一口。一会儿钟美歌过来了,站在他身边。他看她一眼,没有什么话要说,又低下头。“去屋吧。”语气里有些温柔和关心。程清林有些伤感地说:“你去吧,看着孩子。”
    钟美歌不走,说:“走,屋去。”程清林没有起身。钟美歌又说:“走屋去。”程清林这才起身。钟美歌头前走,程清林后面跟着。走了几步,钟美歌回过头,说:“明天我一个人在这里,你回家吧。”程清林抬一下头,眼光硬朗朗的,她不知道钟美歌为啥让他回去。他要在这里照看孩子。钟美歌说:“明天有集。这里有我呢。”
     程清林这才想起明天有集,父亲不知道价格,没法卖东西。钟美歌和小旭躺在一起,程清林蹲在地上。半夜时候,钟美歌醒来,让程清林躺床上,她要蹲在地上。程清林还是让钟美歌躺床上。
    第二天早上,程清林回了鹿鸣镇。下午,顾客比较清冷,父亲说钟美歌父亲来说情了,钟美歌想回来,问程清林啥想法。
程清林没有立即回答父亲,拨动着计算器,拨动一会儿,说:“爹,是她自己走的,我没有让她走。再说了,就是住旅社也要有个说法吧?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啊!”
    父亲低头想想,说:“孩子,浪子回头金不换啊,你们毕竟夫妻多年啊,再看看两个孩子吧!”
     程清林强硬起来,说:“回来,不回来,是她自己的事情!”
    父亲点点头!
     后来,杨斤来被判刑了。钟美歌举报他倒卖文物,春秋时期的一个碗。

通讯地址:河南省禹州市钧台中心学校
手机:13949831297     信箱:
[url=mailto:wanyx2009@163.com]wanyx2009@163.com
邮编:461670    qq:1965736299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金牌会员

Rank: 40Rank: 40Rank: 40Rank: 40Rank: 40Rank: 40

UID
3815
经验
43848 点
金钱
51133 ¥
威望
88 点
在线时间
3453 小时
注册时间
2007-7-16

论坛贡献勋章

发表于 2013-2-23 18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::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中级会员

Rank: 10Rank: 10

UID
12039
经验
3368 点
金钱
3180 ¥
威望
11 点
在线时间
245 小时
注册时间
2008-6-10
发表于 2013-4-1 08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生活化!赞一个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日 9:00-22:00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