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: 3685|回复: 1

【佳作欣赏】父亲 房子 梦

[复制链接]

中级会员

Rank: 10Rank: 10

UID
12039
经验
3368 点
金钱
3180 ¥
威望
11 点
在线时间
245 小时
注册时间
2008-6-10
发表于 2013-7-26 09:3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欢迎访问googoo走遍天涯! 河南省最大的户外专业平台, 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户外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户外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父亲 房子 梦

   一个个平凡而又现实的小梦,
  ——汇聚
  ——碰撞
  ——交融
  ——托举出伟大复兴的中国梦!
  ——题记
  我的老家在农村,父亲出生于1954年,弟兄五人。父亲十六岁、五叔只有1岁时,爷爷便患病去世了。七十年代的中国,在那个只能用“工分”决定“口粮”的年代,父亲因弟兄年幼,人口多,劳动力少,自然也就成了村里长年的“救济户”。而早年去世的爷爷留给这个家的,除了一堆的药费债务外,仅有的也就是那传了三代人的两间半祖屋了。
  长兄如父,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。面对如此的家境,父亲没念完初中,便被迫缀学了,和奶奶一道用“孤儿寡母”柔弱的臂膀支起了这个家。为改变当时的窘境,父亲拜师学艺,掂起了瓦刀,加入到了为别人建房的队伍。父亲的想法朴实且简单,学盖房,就是想以后自己盖房时方便,也好为几个叔叔成个家。
  1978年,到了婚龄的父亲犯了愁,犯愁并非因为母亲不同意嫁给父亲,而是因为家里实在腾不出一间结婚用的新房。两间半祖屋,弟兄五人住一间房,奶奶住一间,剩下的半间是厨房,说是半间,其实就是用废砖和石块搭起来、一人高的小窝棚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父亲的愁没能逃过奶奶的眼晴。在父亲结婚前夕,奶奶独自一个人搬到了那“半间房”,腾出了原本属于她的那间屋,为儿子留作结婚用。那一夜,是如此的漫长,父亲拉着奶奶的手不停地抽噎,看着抚育自己长大成人的母亲,愧对之情难以言表,却又无可奈何。
  父亲结婚是在那年的冬季,天也似乎特别得冷,看着奶奶住在四壁透风的半截屋里,父亲心里五味杂陈。半个多月后,父亲找到村里的队长,讲明了家庭情况,队长也很理解父亲,答应将队里闲置的一小间牲口屋借给父亲。搬家那天,奶奶踮着小脚疯了似的从家里跑了出去,使劲地拽着父亲的行李,无言的表情似在反复地哀求:“儿啊!不搬走,行吗?”但做了决定的父亲还是搬走了,临走时父亲留下了一句话,“娘,等我盖了新房,一定接你去住。”
  我是1979年在牲口屋里出生的,从“呀呀”学语,到蹒跚学步,都是在那里度过的。记忆里,小小的屋子除了一张床外,就是一个用泥巴堆砌起来的灶台,烟熏火燎。回忆儿时的时光,最常出现的画面就是那漆黑的灶台了,物质的贫乏虽然使生活显得有些单调,但一家人围坐床边,却也其乐融融,温馨的场面至今令人怀念。
  1983年,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,包产到户全面铺开,我们的家境也渐有好转。多年的愿望被再次提上了议程,父亲思前想后,决定干一件他一生中的大事——盖上三间砖瓦房。
  俗话说,请客一个星期不安宁;搬家一个月不安宁;盖房一年不安宁。八十年代初期,照我们家的财力,盖这样的瓦房,并非易事。很快,父亲就开始了蚂蚁搬家似的工作。自己搭拖拉机去运回旧房拆下的砖瓦;托表叔找车捎回石灰;用板车到南河(颍河)中去装运河砂;砍倒老宅屋后的一棵又一棵树,备做檀条和椽子;一块一块地打坯做地基经过父亲一个多月的忙碌筹备,历尽千辛万苦,总算将建房材料凑齐了。于是,请来乡邻和一些他外出干活的工友一起建房。历时三个月,房子终于建起了,父亲为此瘦了一圈,但他却毫不在乎。看着自己历尽千辛万苦建起的房子,父亲脸上洋溢着从未有过的满足。当母亲去收拾奶奶的衣物,让她搬来住时,奶奶却万般推托,死活不肯,似乎还在为当年的心酸而自责。
  随后的几年,国家大环境的改变使人们更加自由了,市场也更加活跃了,我的几个叔叔相继长大,有做生意的、有搞养殖的,我们这个大家庭是一年一个台阶,一年一个变化。在父亲的主持下,几个叔叔也都各自成家立业,并建了自己的宅院。用奶奶的话说:“真是想不到呀!”
  有了好政策,人就有奔头。时间一天天的过去,转眼就到了1993年,这一年仿佛可以记入我们的村史。原先村里分宅基地,群众都不要,不是不想要,而是盖不起房。这一年,我们村的新房如雨后春笋般“呼呼”冒出了一大片。记得那段时间,父亲回家最常说的一句话是:“建中家也盖新房了,天建家也盖新房了”
 母亲知道,父亲这是又动了盖房的念头了。说实话,十年前我家盖的砖瓦房确实不怎么样。为省钱,所用的材料除就地取材外,就是旧房拆下来的,三间瓦房盖下来没用一点水泥。斑驳的墙壁已脱落了大部,年久的青瓦直掉粉尘,外面倾盆大雨,屋内小盆接雨。本来,想等两年再盖新房的父亲,看到村里的这种境况,再也坐不住了。
  说干就干,这次父亲请来了建筑队,一天功夫,住了十年的老房便拆完了。盖一层还是盖两层,父亲和母亲起了争执,母亲说:“盖两层太冒尖,还是盖一层吧!”父亲却说:“这辈子我也不想再盖房了,以后不够住的话,再盖就费事了,还是一步到位的好!”就这样,在父亲的坚持下,我家的房子成了我们村第一所楼房。尽管在现在看来,这样的“筒子式”楼房,似乎有点不合时宜了,但在当是却是几尽风光的。后来,村里再有人想盖楼房时,都要到我家去看看,这也成了父亲最引以为傲的事情。在父亲看来,把房子建成建好,让儿孙有得住、住得好才能体现他人生的全部价值,才能圆他沉寂心底多年的梦。
  后来,由于外出上学、在外工作等原因,在家住的次数是越来越少了,但对父亲这种超前、硬要盖两层小楼的想法,还是充满了感激。豫中平原的农家有一句谚语:“盖一次房子脱一层皮。”主要是说农民盖房非常的不易,既要操心,又要操力,父亲是不想让他的子辈再受建房之累吧!一句歌词再次响在了我的耳边:“谢谢你做的一切,双手撑起我们的家”这时,我想父亲的行为也许就是对子女无言付出最好的诠释吧!
  跨入新的世纪,特别是进入2010年以后,随着城市框架的不断拉大,城镇化进程的突飞猛进,昔时的小村如今成为闹市的一部分、开发的新热土。今年,我也置下了自己的第一个小巢,装修期间,父亲还专门来看过两次,直夸这里的环境真好,像是进了公园一样。当我把父亲领进他们的房间时,父亲搓着他那长满厚厚老茧的手直说:“中、中,不赖,不赖!”
  为自己建房,为兄弟建房,为子女建房。三十年中,房子问题似乎成了父亲永恒的梦,值得庆幸的是,父亲梦想成真,终圆大梦。父亲说:“三十年前后不敢比啊!要谢,就得感谢googoo走遍天涯,感谢好政策,感谢改革开放,感谢这个时代。”
  前些日子,我带着孩子回家看望父亲,推开虚掩的大门,父亲斜躺在椅子上,如水的日光倾泻在院子里,照在父亲身上,高亢的豫剧不并影响他有节奏鼾声。
  “爸爸,看——爷爷又做梦了,睡觉还在笑呢!”女儿稚嫩的童音惊醒了父亲,父亲起身抱起女儿,用十分夸张的动作亲了女儿一下,顿时祖孙的一问一答在院子里散播开来
“爷爷要盖更高更大的房子,让妞妞回来住,好不好”“好”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作者:赵水阳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日 9:00-22:00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